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 の 窝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日志

 
 

乡土风情——人物篇(连载一)  

2011-10-21 09:4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他的疯,有这么一段颇为悲壮的传说。

传说从前他是个很正常甚至还带点儿文人气质的小伙子,文革开始的时候,由于家庭出身不好,他被人绑在一根石柱上接受批判。其实批判对他是并不是太难接受,毕竟充当批判官的都是平日里的乡亲,他素来与人为善,因此不至于招致谁去刻意羞辱他,所谓的批判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最折磨人是,他被绑在那里,没有行走自由,大小便成了难题。如果换作别人,实在忍不住就尿裤子里算了,但他是文人啊,脸皮薄,万万不能在众目睽睽下做这等“伤风败俗”之事,于是就只好忍着,但人的忍耐度是有限的,于是忍着忍着就忍成了精神病。他的疯据说就是这么来的。

当然,所谓“据说”,就是没有证据的瞎猜。从理论上来讲,这种可能性其实很小。按照需求层次来说,人是在满足了自己的生理需求后才考虑精神需求的,极少有人能够跨越这个级别。在当时,他的内急就是一种生理需求,而面子则是精神需求,何以他会牺牲切切实实的生理需求去追求虚无缥缈的精神需求呢。不过,这个世上确实也不乏一些奇人异士会做寻常人等无法理解之事。那么他是这种奇人么?恐怕除了他本人,谁也无法得知吧。

再说他疯之后是怎么一番景象。自打我有记忆起,他就已经是一副胡须拉碴、衣衫褴褛的样子,不过那时神情、言语还算基本正常。也就是说,那时如果他换上一套新衣服,把头发、胡须修剪一下,外人是看不出他精神上有毛病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病似乎越发严重,逐渐有关于他骂人或者恐吓人的传闻出现,虽然我从未亲眼证实这些传闻,但既然有人说,总归是有类似事件发生过。后来我上了大学,离开家乡,他也渐渐在我记忆中模糊了。直到有一年寒假回家闲来无事去爬山时,无意中发现山坡上有茅草盖的小房子,房子周围还挂着衣服、锅碗之类的东西。旁人告诉我,这是阿典(他的名字)住的地方。我很惊讶,他不是有兄弟吗?不是一直住在他弟弟家吗?旁人说,疯子怎么会按常理出牌呢?可见阿典的病已经深入“骨髓”了。

但庆幸的是,阿典的疯只是精神层面的疯,不会体现在行动上,这使他有别于那些暴力疯子和猥琐疯子,也是他发疯这么多年来一直不会被乡亲们排斥的根本原因。据我所知,村里没有人对阿典有特别反感或憎恶的,有些人甚至还会找他聊天(至于聊什么、能不能聊起来就不得而知了)。听说头几年六合彩特别流行的时候,还有不少村民找他“出主意”,因为他们认为疯子思想简单,说出来的号码中奖率高。于是那几年阿典出奇地受欢迎,想来他因此而得到的烟、酒之类的“受贿品”也不少吧。

就我的感受来说,我一直觉得阿典是一个时代的受害者、牺牲品。从他疯了之后的举止来看,不难推断出他疯之前的为人处世必不逊于常人,甚至很可能比常人更彬彬有礼。因此,每次看到他,我总有一种悲悯的心情,他的疯是这个社会造成的,但这个社会却没有给予他任何补偿。一个人,难道就应该这样卑微,难道就注定要受这等摧残吗?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