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 の 窝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日志

 
 

乡土风情——人物篇(连载四)  

2011-11-03 12:5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春节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在婚礼现场我见到了久违的他。这个他,我本来应该称之为“老师”或“校长”,但我打心底里抵触把这个神圣的称号冠在他这样一个为师不尊的人头上,因此以下我将用“他”来称谓此人。

当时远远地望见他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那是他。在我记忆里那个总是意气风发、神采奕奕的人岂能与眼前这个神情萎靡、头发发白、身材瘦小的人等同?我无意于抬高他以前的形象,也无意于贬低他如今的相貌,但凭心而论,以前那个当我小学六年级班主任的他确实有着乡野山村的农人所没有的气质,皮肤白皙、眼神犀利、言行举止儒雅大方,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但现在的他却成了一个衣着邋遢、眼神混浊、皮肤松驰、与乡野村民并无二致的人。对于他这种变化,我本应心生复仇后的快感才对,但奇怪的是,我却感到莫名的悲哀。

他与我个人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他让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痛恨的原因是他对于女学生的暧昧态度。说白了,他就是一个色狼。从心理学角度来说,他有着某种程度的恋童癖。从我上小学起,关于他猥亵女生的传闻就不绝于耳,但在没有上过他的课之前对于这些传闻我始终持怀疑态度,当时纯真的我不敢相信神圣的教师队伍中也会有这样的败类。直到我升至小学六年级时他担任了我班的数学老师,我才真正见识到他的丑陋面目。

他上课时总是讲半堂课,留半堂课时间让我们自习,我不知道这是他的教学方法还是另有所图,但在那半堂课的自习时间里,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课室内踱来踱去,但最终他会“不经意”地踱到女生身后,身体紧挨着女生,看上去似乎是在认真检查学生的做题情况,而这一站就要持续十几分钟之久。为了摆脱他的身体接触,我们女生想尽了办法,最后想出了一条不得已的计策——把身后的空位留得尽量小,小到后背紧挨着后面桌子的边缘。我们以为这样他就挤不进来,也就不可能站到我们身后了。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如此勇于挑战他自己的身材,不管空隙多么狭窄,不管会不会把后面的桌子挤翻,也非要挤进女生身后不可。接下来我们发现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由于身后位置本来狭小,他挤进来后就更加紧挨着我们的后背,如此一来,不仅没有阻止到他的亲密接触,反而使得这种情形变本加厉。无奈之下,我们放弃了这个计策,之后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上数学课的时候他突然有事离开或良心发现不骚扰我们。那一年中,数学课成为了我们所有女生的噩梦。

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从来没有把这些遭遇告诉过父母或其他老师,一方面是出于小女孩的羞涩,另一方面我们也怕把事情弄大导致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再说我们当时即将面临毕业,只要一毕业就可以离开这所学校与他再无关联。但我们不说,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事实上关于他的传闻乡民们早有耳闻,我妈妈就曾郑重地叮嘱我:千万不可单独进入该老师的办公室,要进也要叫上其他同学作伴。但传闻归传闻,并没有证据证明他确有过猥亵行为,况且并没有发生更严重的事情,大家也便睁只眼闭只眼。

对于他的行为,我们是敢怒不敢言,由此心里积攒起对他的满腔仇恨。我曾经一度在路上遇到他也当作没看见。据我所知,其他女生也是如此。不知身为教师的他是否感到悲哀。

随着我们升入了中学,他和他的那些事也便渐渐远离了我们。之后听说他又被调到了其他学校,至于什么原因则不得而知。

如今又许多年过去了,再次见到他却是这副光景,我本该拍手称快,庆贺恶人终于尝到恶果,但我却只剩下悲哀,原因时间会雕刻苍老,也会带走仇恨。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