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 の 窝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日志

 
 

失却的记忆  

2010-10-17 22:1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和一位朋友聊起了大学时光,也不无怀旧地聊起了大学时的梦想和爱好。出于这个话题的引导,期间,我神思恍惚地想起自己在大四时曾经在一个名为“榕树下”的文学网站上发表过两篇原创短篇小说。
这个姗姗来迟却突然而至的回忆在在涌入脑海的一刹那间让我好生感动:原来自己曾经在那平乏无味的大学里做过一件并不寻常的往事,原来自己曾经为摆脱索然无味的生活而做过尝试和努力,而这种尝试和努力就来自于这两篇我煞费苦心的原创小说,它们曾一度让我欣喜若狂,给我带来了许多骄傲和自豪,让我首次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自己的才情,而这个肯定并非空穴来风——据称“榕树下”是为“中国最大的文学互动门户”,在这个网站上发表文章需要经过严格审核,可以说能在上面发表文章代表着创作者的文学功底已经达到了相当水平。然而就是这样两篇让我引以为豪的小说如今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淡漠得只剩下模糊的影子,只依稀记得小说的结构和主人公的名字,而内容和情节却几乎完全没有印象。
为了彻底找回这段失却的记忆,回到宿舍,我便立即打开电脑,想了许多办法,最后终于在大学时开通如今早已废置的博客里找到了这两篇小说的原文。在时隔三年后的今天,我又重新认真地阅读了一遍当年的手笔,不由得感慨当时的自己是那么地诗情画意,有着丰富的联想和比现在更为流畅的文笔,虽然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两篇小说的情节都略显幼稚,前后衔接也不够紧密,但当时能有这样的心境去创作并发表,却实为难得。现将其中一篇复制如下(特说明: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7点55分的地铁(写于2007年)
 7点50分。B地铁站。他如期而至。依然是白衬衫、西装裤。领带并不整齐地斜绕在脖子上,似乎是天气太热了,他随手扯松的。但,就是这份随意,为他正式的职业装平添了一份青春的闲适。舒适,清新。一如他给我的感觉。从始至终。他信步向我的方向走来,冷峻的眼神在左顾右盼间不经意地扫视到我。四目相对的刹那,我迅即垂下眼帘,唯恐眼中浓浓的爱意会像六月过于炽热的阳光,灼伤他的同时也吓退他。只能用眼角的余光肆无忌惮地丈量他快而不急的脚步,直到背后的椅子微微震了一下。他坐下了,就在我背后的椅子上,与我相反的一端。我幸福地靠到椅子上,以为这样紧紧地贴着椅子,就会通过椅背的传递,感受到来自他背部的温暖气息。
7点55分,开往东向的地铁分秒不差地到来。地铁带来的冰冷强风刮散了站上沉闷的空气,也轻易地吹走了我五分钟的幸福。从来未曾这样的渴望,渴望地铁误点,哪怕只误一分钟;也未曾这样的憎恨,憎恨地铁如此不解风情的准点。他毫无留恋地起身,走进地铁冰冷的闸门内,余下我继续孤独地等待着开往西向的地铁。地铁呼啸而去,带走了我整天的希望,留下一地的落寞。
我突然落泪。疼得落泪。
57天的等待,我未曾落泪。可是,为什么,今天的心突然那么疼,好像他这一去将再也不会回来,即使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等待。
 
 
时间回到57天前初见他的日子。家门口的地铁站整修,习惯于乘坐地铁上班的我不得不坐一路公共汽车来到这个陌生的地铁站。然后,事情就像所有落入俗套的爱情故事一样,在这里我一见钟情地邂逅了他。一见钟情,这个词曾被我一度鄙夷地纳入肤浅泡沫剧的范围之内,可是,直到这时,我不得不折服于创造这个词的先人的伟大。以后的无数个夜里,我曾一次次地问自己:这样的邂逅是冥冥中的命中注定还是上天不负责任的安排?答案没有找出,我却已经心甘情愿地掉进了宿命的圈套里。我不再关注家门口的地铁站是否已经修好,一如既往地乘坐半个小时的公共汽车来到这里,然后坐在同一个位置上,安静地等待他的到来。他始终都比晚我那么几分钟——只是除了昨天——却似乎也执着于一个位置,与我相背的椅子,相反的一端。有人说,相反意味着永远没有交汇的契合点。我却执拗地否认着这条千百年来颠扑不破的真理,像飞蛾扑火,奋不顾身地相信有奇迹的出现。为着这个被我一厢情愿无限扩大了的渺小奇迹,我每天在他乘坐的地铁远远离去后,迫不及待地扑向他坐的位置,盼望着找到只言片语。可是,从来没有。
是的,从来。这个词在那时起就和我结下了不解之缘。也许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甚至从来就没有注意过我,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主动做点什么。女孩子的主动,在我看来是一个大煞风景的举止,即使成功,也是一个遗憾的败笔。我就是这样一个讲究细节到苛刻的女子。
 
匆匆忙忙地来到公司,已过了打卡时间。主任慈眉善目地站在我旁边,硬是从一张僵硬的老脸上挤满成堆如花的笑容。你又迟到了?是拍拖了吗?约会太晚所以睡过头了?
我没有男朋友。深深地看着主任一副欲探究竟的暧昧眼神,我甩下这句话,开门而去。门闭合之间,听到主任鄙夷的喃喃自语:都什么年龄了,还不处对象?比你小的泳儿都要快落户人家了……
清儿姐,你这段时间怎么总是迟到?你家门口就是地铁站,交通不便可不是理由。还没落座,旁边的泳儿便探头探脑地过来。
和泳儿从大学时代就相识,从亲密无间的同学到并肩作战的同事,几年下来,我总结出了一条规律,只要她露出这样兴致勃勃的神情,接下来就是无休无止地询问,而唯一的应急措施就是转移话题。
联想起刚才主任的话,我贼贼地笑着。听说你佳人有约了?
你怎么知道的?单纯的泳儿果然上当了,露出一脸娇羞的模样。是啊,今晚辰终于要和我约会了。
辰是泳儿单恋了两年的男生。平日里没心没肺的泳儿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却从不含糊,总是勇往直前,不离不弃。这一点我和她截然相反。
关于辰,虽然从未见过,但从泳儿时不时天花乱坠的描述中,我大体上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冷峻少言、对工作全力以赴的男人。至于如何英俊潇洒,如何事业有成,我权当作是泳儿的虚荣心作祟,添油加醋外加无恶意的杜撰。
祝你好运,泳儿。我真诚地说。虽然我的心里有隐隐的担忧。从泳儿的话语中,我总感到泳儿的痴心一片只换来辰不咸不淡地应付。也许是我想多了,我想。
 
7点50分。B地铁站。他没有出现。
7点52分,两排长椅上除了我,仍然空空如也。我把背靠在椅子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冰冷。
7点55分,地铁来了,又去了。风吹起我一头零乱的长发,发丝飘起伏落之间,我浑身不停地颤抖,在这炎热的六月盛夏。
他再也没有出现过。每天早晨5分钟的幸福在57天之后宣告结束。我突然无比怀念以往看着那个冷峻的身影没入地铁时心痛的感觉。起码那时还会心痛,而现在,却连心痛也不会。原来,哀莫大于心死。原来,相反意味着永远没有交汇的契合点,这条真理,我真的无力颠破。
 
之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像所有失恋的女人一样,沉浸在无边无际的留恋和伤感中。在人类与生俱来的自我调整能力下,我勉强从灰烬中起来,开始拾掇自己的心情。过去的57天,将作为不可言说的回忆永远地储藏在心底最深处。轻轻地告诉自己,不是不爱,而是不能爱。
 
特地起了个早床,精心妆扮一番,容光焕发地前往公司。掩埋起过去的回忆,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哪怕只是自欺欺人。也许把自己欺骗得久了,也就信以为真了。除此以外,我别无他法。我以为,这一天我将会是公司最早到的一个,最神采奕奕的一个。可是,我又错了。泳儿什么都领先我一步。
怎么今天到得这么早?
哦,我下午要拍婚纱照,得早点把工作赶完,好早点下班。泳儿一边拼命地敲击着键盘,一边灿烂地微笑。
祝贺你,泳儿。真诚地说着,心里却一片黯然,那个自我疗伤的日子已经把我荒废得太久了,不知不觉中身边的这对新人已经谈婚论嫁。欣慰的是,事实证实了我当初的担心是多余的,辰是爱她的。这样就足够了。我的单恋已经宣告破灭,我只希望从泳儿那里能看到一个完美的结局。泳儿她做到了。当初就已经猜到,跟泳儿她截然不同的个性会导致我跟她截然相反的结果,果然如此。
准备在哪个照相馆拍照?我顺口问道。
泳儿突然皱起了眉头,噘着嘴说,辰硬是要去一个地铁站拍,说是有什么永恒的纪念意义。
地铁站?你的男友可真是有创意。我笑着揶揄道。
可不是?更离谱的是,他还硬是要去全市最破旧的B地铁站。那里会有什么纪念意义啊?我只知道有一段时间他愣是放着近处的地铁站不去,每天转乘两趟公车到那个破站去坐地铁,我还以为他被工作忙得晕了头了,幸好后来又恢复正常……
脑子像是突然钻进了大群嗡嗡乱叫的蜜蜂,吵得我肝胆俱裂。泳儿喋喋不休地说着,嘴巴的一张一合间,我只听到地铁呼啸的声音。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脸色变得这么苍白?泳儿紧张地问。
没事,只是有点不舒服,我想出去买点药。
我飞奔出去,直奔向那个破旧却让我魂牵梦萦的地铁站。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这里依然如故。灰白的墙壁,无精打采的广告牌,以及紧紧相依的两排长椅。只是,长椅上空荡荡的,似乎久已无人问津。
我留恋地抚摸着那个曾经充满期待坐下却又怀惴失望离开的位置。抚摸过坐椅狭小的空隙,柔软的手指突然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生生刺疼。抽出一看,是一张已经折得整整齐齐的纸片。手无来由地颤抖。纸字缓慢地张开,像打开了一扇绵长的记忆之门。
“坐在我背后的姑娘:
请允许我这样冒昧地称呼您,在未能得知你的芳名之前,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恰当的称呼。
坐在你后面的椅子跟您相反的一端已经56天了,或许你从来就没注意到。但是,请相信我,从56天前在这里遇到你的第一天开始,我就与这个陌生的地铁站结下了不解之缘。从那时起,我每天转乘两趟公共汽车来到这里,耗费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是,我不在意,只要能见你一面。我在意的是,为什么公车总是出发得那么迟,无论我起得多早,也无法赶在你之前到达地铁站。每次看到你孤独地坐在那里,目光忧郁地望着远方,我的内心就懊恼不已。可是,我从不敢说什么,虽然有时候话语已经到了嘴边,欲说还休间却又咽了回去。你是那样的圣洁,眼神是那样缥缈,像一个误入凡间的精灵,我唯恐我笨拙的语言会吓到你甚至惹恼你,如果是这样,我将永远不能原谅自己。但是,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如果没有意外,我将会赶赴一个女孩的约会。而这个意外,只能来自于你。没有来自于你的意外,我没有足够的理由和勇气去辜负一个女孩对我两年的痴情。而没有来自于你的意外,我的生命将暗淡无光,与谁共度一生不再是我愿意关注的问题。我不能让自己在遗憾终老,哪怕希望渺茫得让我绝望,我依然在今天打的过来,把信放在您常坐的位置上。如果生命还有奇迹,也许明天我会在我的位置上看到一张同样的纸片。如果没有,我想只能在自我解嘲中赶赴那个我并不期待的约会。
不论我能否等到这种奇迹,请允许我说一声,***!

 
纸片无声无息地落下,像我无声无息滴落的眼泪,像我心中无声无息却汹涌澎湃地懊悔:为什么当初只顾着搜寻他的座位,却全然没有回首自己的位置?(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