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 の 窝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日志

 
 

活熊取胆  

2010-08-26 13:0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周国平老师博客中的作者名为郭耕所写的一段文字作为开头,以便让大家了解何为“活熊取胆”。

   活熊取胆是全体中国人的耻辱 活熊取胆是指将黑熊圈养在专门为获取黑熊胆汁而建立的养熊场内,在其腹部实施造瘘手术,使其胆囊与腹部开放的瘘管相连,抽榨胆汁。该项技术和产业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从朝鲜传入我国之后遍地开花,据国家林业局2006年1月统计,约有六十八家活熊取胆养熊场合法存在于东北、东南、西南十二个省(市、自治区)内。活熊取胆在韩国、越南等亚洲国家也曾短暂存在过,但这些国家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均予以明确禁止。目前,中国是活熊取胆唯一合法的国家。

 天亮后,带班的老张说领我去熊房看看。来到一个有几千平方米的高大建筑里,里面很空旷,平放着六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只萎靡的黑熊。奇怪的是它们身上都箍着一个明晃晃的像兜肚的东西。老张告诉我,“这是取胆汁用的,现在的熊胆汁价格是每克300元。”他带我来到第一个笼子跟前,打手势告诉我:“采胆汁开始了。”我看见两个彪悍的工人麻利地左右绑好熊躯,在那刚兜肚两侧各拉起一条粗大的绳子,经过一个特制的滑轮,齐喊了声“嗨-”只见熊身上的钢兜肚渐渐地收缩着收缩着。突然,熊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喊:“呜-”那简直不是吼叫啊,那是变了形状的凄哭,之间他拼命仰着头痛苦地瞪圆了眼睛,四个粗大的掌子在有限的空间蹬抓着地面,发出“滋拉,滋拉”地刺耳声响,瞬间,那腹下的钢管里“滴答,滴答”地流出了碧绿色的液体。操作工人又慢慢松开绳子,接着拉起下一个回合,又是一个声嘶力竭的泣叫。我看到熊的眼泪瞬时淌下来,它竟然也像人一样咬紧了牙齿,躬起了身体去承受着无休止的痛苦。好悲惨的一幕啊,我不忍再看,扭头走开了。此时,我才明白,夜里那些悲叫是这些带着伤痛的熊,在难挨的暮色里发出的呻吟啊。

老张跟我到门口,我声音颤抖的质问他:“你们还有人性么?它们可都是生命啊!”老张淡淡地说道:“没办法,我们干的就是这样的活啊。”情绪稍定,我无奈地问他:“多长时间采一次胆汁?”他回答道:“那要看情况了,胆汁多的一天两次,少的最迟两天要一次,一般一个熊年产胆粉2000克,可以采10年。”我的心战栗了,一天两次,10年,这是个什么样的魔鬼数字啊,也就是说,这样欲死的折磨每天都要进行两次,要在这样欲生不能的刑法里忍受10年,7200次剜心剔骨啊。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熬啊,纵是人的坚强生命力,也肯定难以坚持下来,我的心痛痛的。      
  我提出要回去。老张说:“一会要对小熊手术,这个关键时刻你可不能走,你代表刘总,你走了,出了事谁能负得去这个责任!”我只好跟他又回到了熊房。在他招呼下,四个彪悍的工人围拢到了小熊跟前,用铁链子紧紧地捆绑起那只小熊。小熊惊恐地望着大家,当它的眼神看到我时,顿时一亮,渴求地望着我。我的眼睛湿润了,此时,它竟然“扑通”一声向我跪了下来,是四个蹄子同时跪下...老张摆摆手,命令开始手术,小熊失望地朝着屋顶,放声大哭“呜-”那声音惨极了,失望极了,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从未听过的震撼心灵的呼喊,它简直就是用人类的语言呼喊出来的一个“妈”字,就连那些刽子手般的工人也为之一震。就在此时,一个异常震撼的情景出现了,只见笼子里的一只大熊嘶叫了一声,竟然用那巨掌一点点地撑开了拇指般粗的铁笼子,蹦了出来。吓得那些工人四下逃窜,我顿时呆住了,脚下像生了铅,一步也移动不得。可大熊没有理会我的存在,飞快地蹦到了小熊的跟前,用那笨拙的巨掌去解那粗粗的链子,可怎么也解不开,它只好亲吻着小熊,勉强地把它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用舌头慈爱地舔去小熊严重的泪水,哼哼叫着去抚慰自己亲爱的孩子。小熊也像在连连叫着妈妈,“呜呜”地呜咽着,求妈妈救救自己。
  突然,大熊狂叫着,用自己的巨掌狠狠地掐住小熊的脖子,吼叫着用尽力气掐着,掐着......直到小熊的身体软绵绵地倒下来,它才松开了自己的巨掌,它看着已经死去的孩子,它呜咽着,哀鸣着,仿佛在喊:“孩子啊,妈妈救不了你,但你再不会去受罪了,妈妈对不起你啊-”它先是撕咬着自己的毛发,接着一把拽下了身上的钢兜肚,那钢管带着半个胆囊飞了出来,肚子上的毛皮顿时被鲜血染红了,汩汩的流淌着殷红的赤丹。只见它大叫一声,疯了似的向墙壁撞去,“砰-”墙壁轰然倒塌了。我麻木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这个残酷的熊房的。

巧的是,不久前我刚好看到了另一篇与熊相关的新闻报道,说的是外国某林业公司用黑熊当治安员保护林木不受盗伐,并收到了良好效果。

两个与熊相关的报道,结果看似迥然不同:前者讲熊遭人虐待,惨不忍睹;后者则是熊受到了人的礼遇与恩宠。我们是否应该为前者感到悲哀,为后者感到庆幸?其实不然,这两个故事从表面看来截然不同,但实质是一样的——人类利用自己的高智商破坏熊的生存,用熊的痛苦来为自己的享受服务。造成的后果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熊被盘剥和摧残,只是前者看似更凶残一些。

黑熊,在我的印象中是一种体形彪悍、看似笨拙实则凶猛的动物。通常它比人的体形大上几倍,而体重也动辄以千斤为单位计量。这样的动物即使不是食物链的顶层,起码也是普通生物不敢惹的角色。但实际上,它并不是一种攻击性强的动物,只要人不犯它,它通常也不会主动招惹人类,虽然人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绝对不是它的对手。人与熊,这本是可以和平相处的两类生物,但贪婪使人类伸出了罪恶之手。

乍看到活熊取胆这篇报道的时候,我只能用“心惊胆颤”来形容当时的心情。也许是我孤陋寡闻,但在这篇报道以前,我确实没有想到在这个以礼仪之邦自称的中国貌似和平的社会环境中居然持续十几年来日以继夜地发生着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进行着这样龌龊的交易,却一直没有被法律制止。

无独有偶,几年前生吃猴脑的现象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媒体们大肆披露,公众纷纷谴责。但结果又怎样?风暴来得快,去得也快,一阵喧嚣过后,善于淡忘的人们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切又沉寂下来。酒店饭桌上,猴子们依然在呜咽哀鸣,吃客们依然在狼吞虎咽,只是把桌面从公众的眼皮底下搬到更为隐避的阴暗角落。

 这些现象不能不说是社会制度的缺失。类似这种行为在发达国家早已被明文禁止,而在发展中国家却如此猖獗而盛行。一直以来也有不少有识之士在为这类法律的推行而努力,但收效甚微,其原因与国家对生命的关注度不够息息相关。同时,这方面的有识人士太少,许多人听到这种事情时会难过会震惊,但所做的也不过是叹口气感慨一下世风日下而已,极少有人会真正为制止这些行为而出力。

 这也不能不说反映了国民素质的低下。生吃猴脑、活取熊胆这些光字面意思就已令人胆颤心惊的行为,在任何一个有素质的国家公民看来都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我们中的许多人却对此习以为常。究其根源,是人们缺乏对生命的敬畏。

 无论是对生命的关注还对生命的敬畏,其实都是一种对生命的起码尊重。这里的生命指的不仅仅是人类,而是包涵了自然界所有动物乃至植物。在生命面前,不仅人人平等,同时也应该是物物平等——人与动物不应有主次、贵贱之分。但几乎所有人都在漠视着这个基本的事实,当我们大块朵颐地享用鸡鸭鹅时,所有人都认为它们成为盘中餐是理所当然的结果;当我们讨论该吃鱼翅还是熊掌的时候,也不会想到这些东西的来源是从同样具有生命的动物身上剥下来的。

有人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来解释自然界的生杀予夺,为人类对动物的残暴行为辩解。殊不知,人类现在的行为早已超出了这个法则。如果说人们吃家禽类动物是为了满足自身的生存需要,那么生吃猴脑、活取熊胆等行为则纯粹是为了享乐。前者尚情有可原,后者则天理难容。

我无法理解热衷于猴脑熊胆等物的人们是怀揣什么心理,更无法想像吃着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是何种心情。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必定是挥金如土的富豪亦或腐败堕落的政客。他们未必喜欢这类东西的味道,却仅仅是因为这类东西稀罕且昂贵而把能够享用它们视为权力和地位的象征,他们在觥筹交错间同时也是腥风血雨中达成一项项人世间最肮脏的交易。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