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 の 窝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日志

 
 

写信,还会回来吗?  

2010-12-17 22:4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以前,我热衷于写信。那时每天最大的期盼就是收到远方的来信,至于写信人是谁并不重要。
我想,信这个东西之所以吸引我,是在于收信和写信这两个过程中所特有的心理体验。收信,是惊喜的,因为对信的内容一无所知,打开一张薄薄的小纸片,就能从中读到他人的言语和想法,这种感觉神奇而新鲜;写信,则是以期盼的心情将自己的所想所感诉诸于笔端,倾吐在一张纸片上,然后将这个纸片放飞,历经千山万水到达另一个人手里,想到那个人能够远隔千里分享到自己的喜怒哀乐,心情便莫名地舒畅。当然,关于信的载体——信封和信纸的选择也是令我对信这个东西产生强烈兴趣的重要原因,绘有各种图案的信纸代表着不同的心情与愿望,装在别致而小巧的信封里,就像一个自己亲手打造的艺术品,百看不厌,爱不释手。此外,信纸的折叠方式也是一门颇有讲究的艺术,或折成心形以表示爱意,或折成小鸟以寄托对自由的向往,又或者折成小船以梦想环游世界,无论哪一种形式体现了写信人的手工和心意。
人生中第一次写信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写信是当时语文教科书中某个单元的任务,老师要求每个学生都写一封信给在外工作的亲人,如果没有亲人在外工作的,则写给自己的父亲。我属于后一种情况。不知是因为父亲在家天天见面却写信给他而觉得别扭还是因为第一次写信没有经验,总之那次作业完成得史无前例的差,用语文老师当时的话说就是“纯粹是流水帐”,这样的评语对于我这个自入学以来就从未脱离资优生身份且作文每每被当作范文朗读的学生来说,无异于奇耻大辱,尤其是当时这个语文老师还拿上一届学生中某个女生的信做例子,大力表扬了她的写作水平和她父亲的回信,同时也极力贬斥了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同学的作业。我很深刻地记住了这次失败,也对这个语文老师留下了根深蒂固的偏见。也许是因为对这个结果的印象太过深沉,占据了当时关于这件事的大部分记忆空间,以至于这封信是否拿给父亲看过或者他看过又给出了什么回复都毫无记忆了。
好在这个并不美好的开头并没有打击到我对信这个新鲜玩意的热情,到初中的时候,同学中间突然盛行交笔友,一时间班上许多同学都有了各自固定的笔友,看着他们每天屁颠颠地跑到传达室找信,然后刻意将来信举得高高地回到教室那副仿佛得到国家元首接见般的得意神情,我这个素来不淡定且极易受诱惑的小女生便蠢蠢欲动了,于是也通过一个同学的介绍与一位如今早已将其姓名和地址忘得一干二净的女孩交上了笔友。由于当时家乡地处偏僻山区,且中国邮政业素来以慢著称,因此一封信来回至少要花上十几二十天,如此算来就算收到信马上写回信,一个月最多也只能收到两封信而已,在漫长的等待收信的日子里,耐心逐渐被消磨,最初的新鲜感和对来信的好奇心随着时间悄然流逝,再加上当时老师因为担心影响学习而三番四次的语重心长的阻止,通信到最后便不了了之了,笔友这个流行了大概将近两年的风气也逐渐被“镇压”了。估算下来,我与笔友的通信时间大概不超过半年,信的数量最多不超过20封,至于信的内容则几乎全无印象,但如今想来,两个陌生的小女孩之间还能探讨什么深刻的话题呢?无非是学习成绩提高或下降多少(这还算高级的内容),或某某同学又被老师点名批评、某某女生早恋等等八卦内容。
当风起云涌的笔友风波归于风平浪静之后,我开始进入了通信的高级阶段——与堂姐之间的通信。回首我的通信历程,我发现它居然和如今的新兴产业有着相同的发展过程,都经历了生长期、成长期和成熟期。小学时的初次写信自然是生长期,而初中时为了写信而写信的笔友事件则可以归入成长期,后来与堂姐之间因为想念且以互诉心声为内容的通信则属于成熟期。如此想来,这段笔友经历并非一无是处,虽然它起源于跟风,内容也以低俗趣味为主,且最后以”被结束“而告终,但它终究激发了一个小女孩对新奇事物的探索和求知的渴望,也在一定程度上锻炼了她的文笔,为过渡到成熟期做好了铺垫。与堂姐的通信从初中到高中陆陆续续持续了几年时间,写的信捆起来有一大摞,内容从学习到生活、从日常小事到感受心声都有涉及,而现在还记得的出现最多的句子是——”请代我向爷爷、奶奶、三伯婶、三伯问好!”或“请代我向四叔、四婶问好!”这些话几乎千篇一律地出现在每一封信的末尾,虽然我们明知道对方不可能每收到一封信就去向自己的父母报告和问候一次,但似乎不这样写就意味着对长者不尊,由此看来我和堂姐受到的礼教束缚都颇深。但无一例外地这些信对我当时的生活和学习起到了巨大的鼓舞作用,亲爱的堂姐不止一次地在信中夸赞我的学习,也经常用她的聪慧指导我生活的方向,这些看似简单而稚嫩的语言像指路明灯一样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我想我的独立思想的萌芽就源于那个时候。但无比可惜的是,这些信在经过多次的辗转之后已经不知去向,这成为我终生的遗憾。
进入大学后,手机逐渐成为人手一部的必备工具,它以无可比拟的时效性迅速取代了书信的地位,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动笔写过信,曾经精心收藏的视为珍宝的信纸和信封也一夜之间成为多余的摆设而被压置箱底。但是事隔多年后的今天,当我回首去望那条通信的道路时,我却无比地怀念,我知道它所制造出来的一种独有的心灵体验是手机电话等现代通讯设备所无法具备的。我突然间很想写信,但搜寻四周,却不信该写给谁,唯恐收到信的人认为我神经有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