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 の 窝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日志

 
 

师恩  

2010-01-27 10:5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看到一篇一个身为教师者写的短文,题为——“我们被优生淡忘,被差生怀念”。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所谓的优生从小在父母、老师的表扬下长大,习惯了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赞美和特殊照顾,他们认为别人对他的好是理所当然的,并不会特意放在心上、记在心里;但差生则相反,他们习惯了老师们的冷眼对待,偶尔老师不经意间对他投来一个微笑的眼神也会让他心灵震颤,铭记一生。于是就有了“我们被优生淡忘,被差生怀念”这种普遍现象。
而我,也曾经是一个众人眼里的优生,同时也是一个冷漠的、不知回报的优生。毕业后我从来没有回去看望过那些曾经对我特别照顾的老师们。
但我记得他们,在我的记忆里,始终为他们保留着一个温暖的角落。
按时间先后,第一位让我感恩的老师是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蔡老师”。她漂亮、活泼、爱笑,笑起来的时候大眼睛总是眯成了一条缝,眼角微微向上弯起,像精致的月牙儿——我想这是我从记事起看过的最美的笑容。她对每个学生都很有耐心,虽然对于优生——比如我——也会特别照顾(常常拿一些她搜罗到试卷给我练习),但对差生也并不会像其他老师那样视若无睹,她会用较为严厉的办法惩戒他们,比如留堂、抄写课文,这大概就是“因材施教”的雏形。但落后的教学设施和羞于启齿的薪水总是留不住好老师,她在我们那届升入高年级后就离开了这所学校,后来又听说她嫁到了外地,依旧从事着教师的行业。几年前去一个同学家,偶然遇到她,从她大腹便便已然发福的样子中依稀可以看到年轻时热情、活泼的样子,她的笑容依旧那么灿烂、阳光、甜美。
第二个让我怀念的老师是小学五年级的数学老师龙光老师。每当想到他,心里总有一种酸楚的感觉。记得他佝偻着背站在讲台上讲课,而台下的学生们却乱成一锅粥;记得他白发苍苍,却双目炯炯;记得他在那所小学任教了几十年,却一直是个月薪不够养家糊口的代课老师。他没有渊博的学识,也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培训,但是他的数学课却讲得很好,简单易懂,在他当我数学老师的那年里,我的数学成绩曾多次满分。多年过去了,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应该退休了吧?身体还好吗?希望今年回家过年能去看望他。
在升入初中后,老师给我的印象似乎没那么深刻了。这大概是因为中学功课比较紧张,精力都集中在学习上,对老师的关注度下降了。印象最深的是初二班主任佐钦老师。当我班主任那年,他刚毕业不久,还是个年轻、充满活力和干劲的小伙子。因为我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他对我向来特别关照,甚至我没提问题的时候也会主动问我有没有遇到难题。但他的好多少带了点功利性,对于成绩差的学生,他一向不屑一顾,这点令我对他的尊敬打了折扣。但不可否认,在他当班主任那年,我的成绩突飞猛进,稳坐年级第一的宝座。这与他的关照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高中三年,几乎没有一个老师让我特别怀念。这与我高中徘徊不前的成绩有关,而众所周知高中的老师只喜欢成绩优异的学生,因此我便成了被漠视的群体。如果说有,那就是彭家英老师(起码我还清楚地记得他的名字,其他老师我几乎全都叫不上名字了),高一、高二语文老师。他讲课风格很独特,起初是洒脱、大气,很有震摄力,但后期却逐渐发展成了随性、敷衍,至于是什么原因却未曾深究。可能因为我语文底子比较好,他曾对我有过一小段时间的关注,这对于当时有如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我来说,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感激涕零、受宠若惊。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